BBAN系列封面

BBAN系列封面

其角长一、二尺,有节如人手指握痕,又至坚劲,今人药者,皆用此角。陈藏器云∶羚羊夜宿,以角挂木不着地,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,犹有挂痕者是。

本方注云∶此物出蜀中山涧大水中,大类干鱼鳞,投药煎时甚腥臊,方家稀所闻见,虽并非要药,然昔人曾用,世当有识者,因附于此,以示广记耳。 今人相承用之,以为羊,其细角长四、五寸,如人指,多节蹙蹙圆绕者,其间往往弯中有磨角成痕处,京师极多,详本草及诸家所出,此乃是真羊,而世多不用,不知其所以然者何也?

陈藏器云∶羚羊夜宿,以角挂木不着地,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,犹有挂痕者是。 今牛、羊诸角,但杀之者,听之皆有声,不必专羚角也,自死角则无声矣。

似吴羊而大角,角椭,出西方。以真为伪,失青黄甘苦之别,而至于是宜乎?

北人种以绩布,及打、七尺;叶似苎而薄,花黄,实带壳如蜀葵,中子黑色。其角长一、二尺,有节如人手指握痕,又至坚劲,今人药者,皆用此角。

又生水旁,叶粗而白;木理微赤曰杞柳。今潞州只一种名便特。

Leave a Reply